美国盯上了香港“普选”?

导语:7月30日,美国驻香港总领事夏千福(Clifford Hart)到任。甫一上任,就表现得比特首还“关心”香港“民意”,甚至公开鼓动香港“民主派”参加2017年特首普选。对此,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宋哲当面“警告”他不要干涉香港内政。外界认为,这次当面“警告”是香港回归以来北京发出的“最强硬信号”。实际上美国干涉香港事务已非首次。令人疑虑的是,随着2017年香港普选的临近,美国有何意图?
调查

1.你对“中国通”夏千福是否了解?

2.你是否担心香港“普选”时被美国势力及“反对派”搞乱?

你觉得本期专题质量如何?
专题热度榜
“鹰派”夏千福有特殊军政背景

据了解,夏千福有着深厚的军政背景。此前,他曾出任朝鲜半岛问题六方会谈美国特使,过去曾在中国大陆、台湾、伊拉克及苏联工作。就中国事务而言,他3次派驻大陆、2次派驻台湾,精通中文,并且会说粤语,长期负责制定对华政策,是一名“中国通”。此外,他还担任过美海军参谋总长的外交政策顾问、夏千福还曾出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部”主任、五角大楼海军作战部部长的外交政策顾问以及国务院台湾协调处处长、国务院属下协助战乱国家重建办公室副协调员﹔危机管 理营运中心副主任等职。

他的军政背景很惹人关注。今年5月夏千福接替杨苏棣的消息一披露,就引来不少议论。香港《文汇报》称,美国将这样一名横跨军政两界的人物调到香港,一是说明在美国心目中,香港事务较朝核危机更加重要,更加迫切;二是夏千福有海军背景,而奥巴马“重返亚太”战略中的重要一环就是强化中国第二岛链的封锁。最重要的是,香港正就普选特首展开讨论,这被外国视为夺取香港管治权的良机。这篇文章一连推测了美国的“三重”意图。

澳门《新华澳报》7月30日也撰文称,夏千福据说更是对华“鹰派”,曾在台湾接受语言强化训练,参与情报分析,美国将他调任香港,明显是要在“普选”问题上借鉴“台湾经验”,也足见美国对香港普选的高度敏感和意欲扩大在亚洲影响力的图谋。该文章指出,夏千福是情报分析人员出身,比较注意观察分析、梳理归纳。比如,他在台湾工作期间,就对当时台湾发生的一系列夺权及政治斗争,尤其是李登辉在民进党支持及协助下进行“修宪”,以“推动民主化”为名,行“去中国化”的“台独”为实而进行观点提炼,总结出“宁静革命”概念。因此,在香港特区即将进行特首普选之际,美国国务院将他调来港澳任职,要他运用也是华人地区的台湾“宁静革命”经验,推广到香港特首普选中去的意图十分明显。

香港《成报》总结夏千福香港履新的这个月称:“夏千福到香港基层探求民意的密集程度,比特首梁振英还要多。”就在同宋哲会面的当天,美国驻香港总领馆的社交账户上还上传了夏千福在红磡了解传统盂兰节活动、观看神功戏的照片。同时,经常报道夏千福活动和言论动向的美国驻港总领事馆“脸谱”,近来也十分活跃,包括在日前做了一个民意调查,询问港人“你的梦想是什么呢?”接着又刊登调查结果称,有90%受访者表示最希望“香港独立”。美驻港总领馆近日通过“脸谱”账户,呼吁港人留意网上首播纪录片《向华盛顿进军》,马丁·路德·金就是在此运动中发表了那场著名演说。

美国在香港,手伸得有多长?

美国在香港的小动作,绝非仅从夏千福开始的,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美国就开始逐步施行粗暴干涉我香港事务的政策了。而且,在香港手越深越长。

政策上公开干涉香港事务

1989年和1990年,为保证港人有权且有能力离开香港,美国参众两院先后通过了《增加香港向美国移民配额的修正案》。该修正案后来就成为香港亲美势力的“护身符”。

1994年至1995年,美国国会相继通过3个法案,公开干涉香港政治事务。其中《香港政策法修正案》要求国务院定期向国会报告有关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的执行情况、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开放程度、行政长官的选举公平程度等情况。

1996年至1997年,在香港回归前的过渡期,美国国会通过了一系列法案,要求克林顿政府加强监督“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所作所为”。

香港回归后,美国参议院通过第38号共同决议案,要求中国重申“确保香港自治,保护人权,民主选举特区政府”。此后香港受金融危机影响陷入经济困境,美国隔岸观火,怂恿“金融大鳄”索罗斯的投机资金冲击香港金融市场。

1999年初,美国将注意力放在内地赴港人员的“居留权”问题上,并公开指责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破坏香港司法独立”。其后,美国又借特区政府修改《公安条例》、限制“法轮功”邪教等事件,批评香港特区政府“限制宗教、集会与新闻自由”。

此外,美国还借“民主”、“人权”等议题,更频繁地介入香港事务,干预方式由香港回归初期的小心翼翼逐步转向高调介入、公开插手。比如2003年上半年,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包润石、驻港总领事祁俊文等先后对香港落实《基本法》第23条立法提出“批评”。2003年7月8日,众院共和党政策委员会主席考克斯推动众院通过《表达对香港自由的支持》议案。2004年4月2日,美国务院再次对中国人大释法和香港的政制发展等问题妄加评论,称“港人享有权利决定政制发展的步伐及范围十分重要”。

据有媒体粗略统计,2011年上任的杨苏棣在其3年的任期内,最少10次公开发表对香港内部事务的不恰当评论,当中6次受到外交部特派员公署以及外交部发言人的严厉批评。但杨苏棣一意孤行,今年5月他在出席一个午餐会时,再次公开谈及政改,他认为,社会各界包括政府,应尽早投入政改咨询,又称按照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落实普选是重要的。如今,今年7月30日到任的夏千福,刚一上任就表现出了对香港内政的“格外兴趣”。

明暗两路扶持香港“民主派”

美国还会精心挑选时机为香港的“民主派”打气,美国会、智库及右翼反华势力也肆无忌惮地干涉香港事务,不仅积极向香港“民主派”面授机宜,还主动为美国政府出谋划策,充当其干预香港事务的“急先锋”。2003年6月26日,美国众议院通过第277号决议,以“将削弱香港居民的基本自由”为由,呼吁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撤回《基本法》第23条立法草案。

2004年1月初,美国参议院外委会东亚及太平洋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布朗巴克赴港与“民主派”密切接触。他在港发表演说,甚至公然号召推倒《基本法》,另立政府。3月9日,他又在《亚洲华尔街亚博国际娱乐平台》上公然宣称,“香港是独特实体”,“香港发生的事情将直接影响美国与香港的关系,不是中国内政”。

据近日媒体的报道,“维基解密”披露了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上千份秘密电文,显示该领馆对香港政制发展问题的干预全面而深入,并在幕后扮演操控角色。例如,就香港政制发展问题向特区政府提出过带有干涉性的意见,左右反对派政党的选举策略和部署,挑选反对派精神领袖人选,操控反对派政客反中乱港的前台表演等。

另外,据媒体披露,一些长期资助香港“民主派”团体和研究机构的美国政治组织的主要负责人竟都有美国情报机构,尤其是中央情报局的背景。美国中央情报局及其外围掩护机构在香港的活动一直非常活跃,甚至有消息说有的政党首脑人物的智囊中,有许多背景复杂的美国人。据港媒报道,美国的几个由政府资助和操纵,并与中央情报局关系密切的团体,以非政府组织的名义,向香港民主派的团体提供资金,或雇佣他们为其研究香港政情。例如全美国际民主事务学会从1997年起就在香港研究、探讨“在中国统治下香港特区的选举政制的发展,实行自治的状况和民权状况,以及《基本法》规定的十年过度时期后实行民主政制的前景”。

众所周知,美国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n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是由美国政府创办的在全世界推行美国式民主的机构,它以“不以牟利为目的的私人非政府组织”面目出现,专门支持许多国家的一些团体从事反对美国所不喜欢的政府的勾当。比如,该组织的董事会副主席汤姆斯•达纳胡早年曾操纵一批与中情局有关的特工和东欧及苏联的右翼工会领袖。在1979年至1995年期间重大行动之一,是向波兰团结工会提供约700万美元的经费,帮助他们推翻波兰共产党。苏东剧变后,该组织的网页直言不讳的供认,此举“对于结束苏联在东欧的控制起了重要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民主基金会是由美国国会和政府一手创办的,由美国政府直接提供大量经费。据报道美国政府新闻处(USIA)和国际开发署(USAID)向该组织提供的年度经费超过3000万美元。该基金会与中央情报局关系密切,是中央情报局伸向国外的“章鱼之爪”之一。

据报道,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香港民主派的活动并非单干,而是伙同或利用“全美国际民主事务学会”(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简称NDI)、“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FL-CIO)以及“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等团体从事此类活动。

美盯上2017“普选”,香港该如何自处?

上面我们简要介绍了美国长期以来在香港事务上的干涉与“深耕”,当然,简短的篇幅并不能面面俱到,现实比文字要复杂得多。虽然美国已长期干涉香港内政,但2017年香港“普选”的临近,以及香港政治生态日益复杂,似乎在美国看来是个“插手”的绝佳机会。正如《新华澳报》分析指出,眼下香港正就普选特首展开讨论,这被外国视为夺取香港管治权的良机。这就不难理解,在继强硬派的杨苏棣之后,美国为何派遣有特殊军政背景的夏千福,而他则如此“关心”香港政务与“民意”了。

据9月3日《环球时报》报道,消息人士透露,夏千福眼下担负三个使命。一是报复梁振英在斯诺登问题上没有迎合美国之仇,密谋掀起“倒梁”新潮;二是插手香港普选事务,寻找美国在港的代理人;三是煽起“占中”,把东方之珠变成动荡之地。

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在与夏千福会面后,称对方表示“希望北京做勇敢的决定,冒点风险”,包括使反对派在2017年特首普选时“入闸”。工党李卓人称曾与夏千福在8月会面,夏千福已见过左中右的政党代表,包括范徐丽泰。民主党主席刘慧卿透露曾于8月13日与夏千福在立法会内见面,讨论政改问题。夏千福稍后还会与自由党及公民党会面。分析称,夏千福频频约见香港各政党代表,就是要传达硬撑反对派“真普选”方案和鼓动其参加2017年特首选举的信息。

香港《文汇报》9月2日发表亚博国际认为,美国近期目标是搞乱香港,4年后目标是让对抗中央的美国代理人挑战梁振英和其他爱国爱港人选。宋哲发出强硬信号,再次表明“对抗中央不能当特首”的底线绝不会退让,凸显中国政府绝不允许美国借干预特首普选搞乱香港和遏制中国。也有分析称,美国更想借普选之机进一步操纵香港政治,牵制中国,长远来讲,香港或将成为美方制衡中国的又一基地,这也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不可或缺的一环。

对于美国的连番插手,香港反对派竟马上“积极响应”,摇旗呐喊,声称夏千福“干预有理”。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称,“相关国家有道义责任,跟进香港回归后的现况与发展,应逐一审视中国种种未兑现的承诺,并主动向中国提出”。公民党党魁梁家杰称,中央严辞厉色表达立场并无必要及多余,“外国官员发声不等于干预”。

显然,美国与香港“反对派”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默契”。而这种“默契”无疑对香港现实及即将到来的政改都非常不利。而且,美国及香港“反对派”们都忽略了,或者说故意回避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和《中美领事条约》都清楚写明外交人员无权干预当地内政。

对此,有专家分析当前的中美关系及香港应处的位置,发表文章指出,对香港而言,应该分清主次,而不是喧宾夺主,走在意识形态的歧路上;对美国而言,对华再挑起意识形态议题已经意义不大,两强博弈,已经进入综合实力对冲和地缘战略博弈的时代,而且双方属于利益攸关的大国辩证关系。衡量中美关系,战略实力交锋才是门道,意识形态只是热闹。

文章认为,香港不是越南和菲律宾,也不是日本与韩国,更不是南亚次大陆的印度。作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不是美国的地缘打手和政治棋子,不能附和反华的聒噪,应与祖国和声共振。维持现行的香港生活方式,保持香港社会稳定,香港就能持续地吸引国际商投,强化其自由港的国际竞争地位。靠美国,香港“民主派”无法达到政治上的目的,只能引发中美港三方关系的恶化。在中美之间,香港应该是润滑剂而非摩擦剂。【详细】

结语
杨苏棣临走前的傲慢姿态依然“生动”,又来了一个夏千福。看来要求美国在外交上把“权力关进笼子”,很难。但事关国家利益,就算再难,中国也应做出反应。而对于香港“反对派”来讲,应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蜕变成不折不扣的“带路党”。
联系我们:010-52937800
版权声明:环球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
报道,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 品:环球网评论频道
往期回顾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