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蒙:巴黎为什么被“黄背心”沦陷?

2018-12-04 16:27 环球网 姚蒙

  接连不断的周六暴力示威、巴黎香榭丽舍大街成血火暴力冲突之地、法国地标凯旋门惨遭破坏,法国“黄背心”运动由此而吸引全球媒体眼球、成为国际舆论焦点。

  该运动一开始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抗议呼吁,没有哪个政党或组织主动介入、没有成形的组织机构,只是通过社交网络聚合起来的“乌合之众”。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分析其中一系列相关因素,有助于我们对“黄背心”现象做出深入了解与准确解读。

  2018年5月29日,一位居住在巴黎大区塞纳-马恩省的普通驾车人P.吕多斯基在网上发起了一场陈情书,要求当局降低燃料税,从而降低燃料价格。这份陈情书呼吁到10月已取得了大量支持,到11月时有超过百万人在陈情书上签名。

  在10月10日,同一省份的两名卡车司机E.德鲁埃与B.勒费弗尔在“脸书”上发出11月17日周六“举行全国公路堵塞行动以反对燃料价格上涨”的号召,受到越来越多汽车驾驶人响应。网上响应、呼应的呼声越来越大,到11月已经聚集了约600万支持者、参与者。他们一致同意以套上表示自己是驾车人的示警黄背心作为示威标志,开始了实际行动:自11月中旬起好几个市镇出现了堵塞公路、阻碍高速公路收费的行动,一些市镇的市镇长甚至也明确表态支“黄背心”运动。

  11月14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电视上表示:“他们有权利示威。我希望理解他们。但我也保持警惕,因为许多人要利用这一运动获利。”但他拒绝停止政府提高燃料税的改革措施,法国总理菲利普也拒绝改变政府政策,同时警告黄背心示威者:“当某人说我要阻塞时,他要知道这是有风险的。”

  在政府强硬态度下,11月17日周六开始了全国道路堵塞行动。“黄背心”们不仅在全国各地开始了大大小小的道路堵塞、示威行动,还在巴黎组织了凯旋门集会、向总统府进军的行动。但被警察阻拦在协和广场。巴黎与各地出现了小规模的冲突。据法国内政部统计,当天最多时有28.7万多人参加了堵塞与示威行动,死1人,伤409人,警方逮捕了117人,其中73人被拘留。但一些议员认为内政部统计是往少里算的。在17日开始后的一周里,示威与公路堵塞活动一直存在,只是规模小了,参与人数在1-2万之间。政府依然不为示威所动,坚持改革路线不动摇。于是“黄背心”在11月24日周六上演了更为暴力的巴黎示威:8000人集中到巴黎,5000人在香榭丽舍大街上进行示威。随后发生的暴力冲突使该著名大街受到初次破坏,警方统计共有24人受伤、逮捕101人。全国则有16.6万人在各地示威堵塞交通,暴力冲突事件也越来越多。

  第三个周六也就是12月1日:此次约2000——3000示威者集中在凯旋门与香榭丽舍大街以及巴黎一些著名地点,如巴士底广场、歌剧院街区等进行示威与暴力行动,而警方的人数与警戒线也越来越多,无奈示威者难以辨认:脱下“黄背心”就是普通人,转眼穿上就是示威者,因此治安力量除了安排便衣警察跟踪、盯梢、记录违法行为后展开逮捕,没有其他有效方法来弹压。

  这一天巴黎凯旋门、香榭丽舍大街等受到严重破坏,街头起火249起、烧车112辆其中包括好几辆警车、一批警用设备包括一挺突击步枪被也被抢。警方逮捕了412人。当天全国各地也有14万左右“黄背心”人群示威。有关巴黎暴力的镜头被全球媒体转载,法国政界与公众舆论均对这样的暴力行径表示震惊与指责。

  为何一开始只是抗议燃料价格上涨的黄背心运动会如此愈演愈烈、越来越暴力?

  “黄背心”抗议运动其实反映了法国低收入到中等收入阶层对经济与社会的越来越不满的情绪,正是这一情绪导致了上次总统大选传统政党的全部失利、让不属于任何现成政党候选人的马克龙顺利当选。

  据法国社会调查机构及媒体的大量调查显示,“黄背心”抗议者大部分是生活在大城市郊区以及乡村地区的居民,他们中的大多数是中低收入的受薪人员、工人、农业经营者、卡车司机等,他们属于需要时时纳税却眼看着自己生活质量下降、实际收入减少。而据法国统计与经济研究所(官方的严格统计机构)统计,法国家庭实际购买力在2016年与2008年相比确实下降了1.2%。这一下降对于中间阶层、中产阶级更为明显,原因主要是有关的社会分摊金与税务的比重上升。这既是经济不景气的结果、也是法国为维护其社会福利措施而不断增加分摊金造成的。对于这些人而言,马克龙上台后没有兑现减税诺言、还不断增加燃料税等,导致他们交通开支的直接上涨。

  而且,他们认为马克龙的改革措施都是有利于富人、企业家、投资者、获利阶层的,并不会认同这些措施事实上是在提升法国对投资与创造就业的吸引力。所以忍无可忍之下便开始了抗议行动。而随运动的发展,他们的诉求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政治化,除了提出一系列上涨最低工资、消除各种税务外,还要求马克龙下台、政府解散、议会重新选举等。

  其次,法国的历史传统无疑也是推动这样抗议运动不断发展的重要因素。从最近的历史看,大众抗议运动导致当局政策失败的比比皆是:如希拉克总统期间有关社会保险的改革、教育改革等,萨科齐总统任期内的政府与公务员制度改革、教育改革等,奥朗德总统任期内有关劳工法与公路卡车税的改革等,均是遭遇到大众抵制与不断的示威而放弃。从更远的历史看,自1789年大革命以来,法国人对当局一直有很强的戒备心理、易于为自己的利益而发动群众性的抗议示威乃至革命行动,这也是18-19世纪法国革命不断、社会动荡的原因。此次黄背心运动虽然纯属自发,但历史传统加上阶层利益一致,就开始强烈爆发了。这一历史传统还反映在集体心理上:各种民调均表示,超过70%的法国人支持、赞同该运动,这就极大地鼓舞了抗议者的行动,同时制肘了当局的反应。

  第三,各反对党势力不断火上浇油也是推动该运动不断发展的因素。在黄背心运动发展期间,极左、极右、中间等各派政党均表示站在抗议者一边,有的要求政府满足他们的要求,有的干脆要求解散议会重新选举、或是进行全民公决。他们的目标显然是削弱现总统与现政府,为自己上台制造机会。而他们的言论也给了“黄背心”抗议者以许多政治合法性。

  第四,正是面临这一错综复杂的形势、又鉴于当政者一贯的政治正确原则,马克龙总统与菲利普总理多次表达了要尊重人们的示威抗议合法权利,表示要了解与理解“黄背心”的真正诉求。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对示威者采取强硬措施,一直呼吁“黄背心”派代表来谈判。这就也给予了“黄背心”抗议者群体以明确的政治合法性,这也是越来越多人参加示威队伍的一个因素。

  第五,由于上述推动抗议运动各项要素的存在,加之政府拒绝让步,“黄背心”运动开始出现了质变:一批极左、极右的激进团体、职业抗议者、专业打砸抢分子与郊区移民后裔流氓开始加入。他们利用“黄背心”运动没有齐全的组织结构、没有专业维护治安人员的漏洞,开始有计划、有目标地实施触目惊心的暴力行动,不仅仅袭击治安力量,还大规模破坏公共设施、抢劫商家。而这些暴力行动却让“黄背心”运动蒙上了巨大的阴影与耻辱。最新民调显示,虽然仍有60-70%的民意站在“黄背心”运动一边,但85%以上的民意反对暴力行为。

  目前危机如何消解?

  这首先取决于马克龙总统。他一开始可能没有意识到“黄背心”运动会如此激烈,但也有分析认为他就像上台以来推动一系列改革一样采取不让步、保持对话、让选民最终站在他一边的方式来处理此次危机。

  从客观分析,马克龙当上总统后已经对法国进行了一系列深刻改革,同时积累了成功的丰富经验:人们可能没有注意到,马克龙实施的改革项目之多、力度之大、层次之深已远远超越了以往历届总统:无论是劳工法改革、法国国营铁路公司改革、失业保险改革、居住税改革还是教育改革、燃料环保改革、公务员体制改革等,都是意义深远的。其中任何一项在过去几任总统治下都是难以达成的。

  马克龙还通过改革巨富税、给企业减负、给自由职业松绑、扩大行业竞争、减少社会保险与失业保险赤字等极大的改善了法国的投资与企业经营环境。由此来看,他对法国深度改革的贡献极大,但同时面临的压力也同样极大:其中最关键的是改革一定会触动人们的既得利益,而在改革期间一旦经济发展与相关措施无法补偿人们所失去的利益,就会导致社会动荡。根据我们上面所述,燃油价格只是微微上涨就在目前形势下成为一系列社会抗议运动的导火索。一些媒体与分析家还认为“黄背心”运动就是对马克龙短时间内一系列重大改革导致社会矛盾激化的集中表现。

  虽然马克龙面临巨大考验,但他其实并没有象某些媒体或舆论认为面临下台的危险,他还有相当大的操作空间来应对:

  首先,由于连续暴力行为使支持“黄背心”运动的民意开始连续下降,各企业、商家越来越强烈的反对“黄背心”堵塞与示威行动,这样就让当局有充分理由来强化治安、来压制与分化抗议者、来禁止各种暴力行为。

  其次,由于“黄背心”运动缺乏真正的领导核心与对话者,政府可以利用这一点来消解压力与危机,同时采取一系列相关给低收入阶层的福利来弱化抗议力量。

  第三,由于马克龙派在议会还掌握压倒性多数,因此他还有很大的政治空间,而各反对党势力目前还远远动摇不了他的统治地位。

  第四,因此,马克龙总统与政府完全有可能在“黄背心”运动开始走向舆论负面时,采取各项有效措施来消解“黄背心”危机、来平息人们的怒气,走出目前的施政危机。

  但即使如此,也需法国当局正视矛盾,在必要情况下调整政府与政策,来夺回民心、走出危机。(作者是法国资深媒体人姚蒙)

责编:李林芝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