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广:中国如何跨越“第二经济大国陷阱”

2019-01-26 00:37 环球时报 王宏广

  当前,举世瞩目的中美贸易摩擦涉及经济规模之大、波及范围之广、关注人数之多,在世界贸易史上都是罕见的。历史上,第一大经济体与第二大经济体的博弈从未停止。近几年,我们在研究大国兴衰规律时发现,1890年美国成为第一经济大国以来,第二经济大国差不多每16年更迭一次,英国、德国、法国、苏联、日本等曾经的第二大经济体后来都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第二名宝座,经济走向衰落。同样的命运会发生在中国身上吗?中国应如何跨越“第二经济大国陷阱”?

  在《填平第二经济大国陷阱——中美差距及走向》一书中,笔者这样定义“第二经济大国陷阱”——第二经济大国经过一定发展时期,由于政治、经济、战争等多种原因出现经济衰退,并丧失第二经济大国地位的规律。产生这一问题的内在逻辑是“丛林法则”,是“修昔底德陷阱”在和平时代的新形式。

  形成“第二经济大国陷阱”的直接原因包括政治干预、外交挤压、贸易掠夺、和平演变、军事冷战、金融陷阱等。比如,德国发动世界大战、英国实行殖民扩张、日本签定“广场协议”等三大协议、苏联遭遇和平演变,是几个国家丧失第二经济大国地位的主要原因。但本质上,第二大经济大国自身国策的失误,以及第一大国对第二大国的成功遏制是最根本的原因。

  2010年,中国成为第二经济大国。根据我们的研究,除国内问题外,外部因素导致我国落入“第二经济大国陷阱”的可能途径(非常规战争途径)有12种,包括制度战(不认同政治制度,和平演变)、体制战(不认同经济体制,不承认市场经济地位)、贸易战(制造贸易摩擦、削弱经济竞争力)、科技战(封锁先进技术,切断经济增长动力)、人才战(限制顶尖人才回国)、货币战(渗透金融体系,诱发金融危机)、网络战(垄断网络核心技术,瞬间导致网络瘫痪)、粮食战(引发物价上涨,诱发社会矛盾)、石油战(阻断石油供给,引发交通混乱)、生物战(诱发重大疾病,动摇国家安全)、空间战(占领空间领地,掌握未来制空权)、军事战(制造局部军事摩擦,消耗经济实力)。目前,制度战、体制战、贸易战、科技战、人才战等5种非常规战争已经不同程度地发生,其他问题应及早应对。

  那么,我国能否填平“第二经济大国陷阱”?能否成为第一个不衰退的第二经济大国?答案是肯定的。

  主要原因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多期重叠”的新时代,包括工业化中后期、信息化中期、城镇化中前期、乡村振兴前期、新科技革命前期,迎来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我国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近14亿人口的吃穿住行以及教育、养老、健康、旅游、文化等需求,成就了世界上最大的潜在市场。这是保持第二经济大国地位的重要基础。

  应当看到,填平“第二经济大国陷阱”,我国还有六大优势: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市场“无形之手”和政府“有形之手”有机结合的体制优势;近14亿人消费的市场优势;拥有世界上最完善的产业体系;拥有1亿多大中专毕业生的优质劳动力;拥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与此同时,我们还有改革开放的宝贵经验,40年来我国GDP实现了200多倍增长,并呈现持续增长的势头。

  为进一步发展国民经济,夯实第二大经济体的实力,甚至成为第一大经济体,笔者认为,未来,中国经济应实施“新三步走”战略。

  “新三步”中,首先是补上第三产业短板。我国第一产业增加值是美国的4倍,第二产业是美国的1.2倍,第三产业仅是美国的24%,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有利于我国跃居世界经济第一位。

  第二步是发展新兴产业。根据测算,到2035年我国新兴产业拥有115万亿元的发展潜力。发展信息、生物、新能源、先进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有助于促进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

  第三步是建设科技强国。2017年,我国科技创新13个主要指标中,9个数量指标已进入世界前3位,4个创新质量指标差距还比较明显。我们力争经过30年左右的努力,提高创新质量,建成世界科技强国,支撑经济强国建设。

  通过继续发挥既有的多重优势,同时积极挖掘新的发展潜力,我国完全能填平“第二经济大国陷阱”,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经济不衰退、地位不丧失的第二经济大国。(作者为科技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