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自力:美国经济失衡为何仍是顽疾

2019-01-12 00:19 环球时报 何自力

  美国股市去年10月开始进入下跌周期,进入2019年虽然有所回升,但仍呈现剧烈波动趋势。这轮波动貌似由美联储对是否加息的暧昧态度导致,其实却是美国经济内在矛盾仍在激化的表现。

  众所周知,美国经济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相脱节的结构性失衡,这种失衡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出现并随着时间推移愈演愈烈,最终酿成2008年金融危机。按道理讲,克服危机本应着力解决导致危机的结构性矛盾,进而为经济实现新的增长奠定基础,但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却祭起量化宽松大旗,不断往市场注入流动性,致使美联储总资产规模从2008年的1万亿美元左右骤然增加到2017年的4.5万亿美元。美联储大规模放水虽然帮助美国走出金融危机,却进一步加剧了经济失衡,其典型表现就是美股牛气冲天,不断刷新历史纪录,而投资、收入、消费、出口等真正能够反映经济复苏的指标却乏善可陈,财政赤字和债务规模继续扩大,贸易逆差更是居高不下。

  可以说,美国股市火爆主要不是由经济复苏所驱动,而是美联储长期注水的结果,一旦停止或减少注水,美国股市就很可能出现剧烈波动。最近大家都注意到,苹果公司股价去年10月至今猛烈下跌,市值严重缩水。但实际上,这只是美国高科技行业股价波动的一个缩影。美联储去年接连实施加息政策,导致美国多家高科技公司股价一直在剧烈波动中。

  美国经济的结构性失衡由来已久,矛盾的焦点是产业空心化和制造业优势丧失,美国早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奥巴马时期就开始实施再工业化战略,特朗普上台后更是采取一系列手段重振制造业,为此甚至不惜挑起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争端。尽管如此,美国经济失衡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究其原因主要在于:

  其一,美国经济依然高度金融化。金融资本是美国经济和政治的基石,但它的强势抑制了工业资本的生存发展。除非能对金融资本的扩张势头加以抑制,否则重振制造业很难取得进展。

  其二,增加就业是美国重振制造业的直接目标,但现在美国把重振制造业的重点放在发展以高新技术为支撑的先进产业上,而这种制造业就算发展起来,也很难增加多少就业机会。

  其三,制造业发展需要大量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但美国多年来的去工业化进程已使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大量流失,很难满足需要。

  其四,制造业是由一系列传统产业部门组成的庞大系统,美国仅有高科技产业优势,缺乏完整的传统产业链,再造产业链成本极高。

  其五,特朗普政府强力推行“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政策,要求“雇美国人,买美国货”,以维护美国技术优势为借口限制别国投资,这极大缩小了制造业发展的市场空间,窒息了制造业发展的竞争动力。

  在再工业化进展缓慢、金融驱动经济增长模式未根本变化的情况下,无论是用减息手段刺激投资、消费和出口,还是用加息手段防止经济过热,都很容易酿成金融市场甚至经济整体层面的动荡甚至危机。去年底以来美联储加息导致美股波动就是例证。

  美联储货币政策不可能解决美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但其外溢效应却会严重扰动世界经济稳定运行,拖累后危机时代全球经济复苏进程。再加上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优先为借口,破坏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严重动摇国际经济秩序,更使世界经济发展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

  面对这种不确定性局面,国际社会更应加强合作沉着应对。为此,首先需要坚持贸易自由化,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动国际贸易有序进行,实现世界经济稳定复苏;加强各国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避免货币战;推动区域经济合作,加快发展区域自由贸易区,实现区域经济稳定发展。

  另外,还需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扩大双边货币互换安排,设计和建立超主权世界货币体系,从根本上避免美元霸权对世界经济稳定发展的干扰;积极开展技术创新合作,努力打造各国合作开发新技术的平台,共享技术创新成果;积极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加强全球治理结构的制度化民主化法治化建设。(作者是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