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传刚:共享经济失败,该宽容吗

2018-12-29 00:22 环球时报 崔传刚

  对于以ofo为代表的共享经济而言,今年的这个冬天显得格外寒冷。的确,从年中的滴滴司机杀人事件到摩拜卖身美团,再到ofo小黄车陷入退押金困局,共享经济在这一年负面缠身。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也有人表达了不同的意见,他们认为现在对共享经济的批评太过苛刻,缺乏对于创业失败可能性的应有宽容。

  创业本来是一件失败率非常高的事情,因此,对创业的失败理应有一定的容忍度,而对失败的容忍,也恰恰是推动整个国家和社会持续创新的必要条件之一。但在这里要指出的是,我们在讨论共享单车等所出现的困境时,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尤其是不能以容忍失败来掩盖一些问题所造成的严重社会后果。

  在过去几年,得益于创投资本的推动和中国创业环境的宽容,中国的共享经济突飞猛进,一下子走在了世界前列,但是不得不说,这几年下来,我们也收获了更为沉痛的教训。

  首先是共享经济模式的异化带来了严重的资源浪费。共享本来是闲置资源的再利用,但我们看到,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共享汽车乃至共享充电宝,它们都是新设施的增量投放,从本质上讲,它们根本不是共享,而是租赁。这种增量投放不仅不节省,反而耗费甚至浪费了大量的资源。

  共享单车之类的服务给消费者带来了便利,但这种异化的共享还是带来不可预期的严重负面效应。例如,“横尸遍地”的自行车不仅是给城市管理造成了负担,而且其对公共领域的占用,也增加了人们的出行隐患。除此之外,最近曝出的ofo押金“挤兑”事件也证明,这些公司有可能故意通过金融等手段侵害消费者利益。目前,ofo等待退换押金的人数已超过1000多万,涉及资金超过10亿。从规模上来说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涉及公共利益事件。如果这一问题得不到合理解决,它将成为共享经济的最大污点之一。

  共享经济本质上也是规模经济,因为规模越大,其运营成本才可能越低,而这就注定共享经济要追求不断扩张,直至实现细分行业的垄断为止。但在这个过程中,任何的资金链断裂或者其他打击都可能导致其失败。此外,还要清醒认识到,不是所有的需求都可以用共享或者异化共享来满足。共享单车就是这样的一个教训:无论是被收购的摩拜还是陷入困境的ofo,都没能证明单车共享是一个理想的生意。

  这几年以共享经济之名的创业多数已经宣告失败了,这当然符合创业的规律,但也足以让我们对共享经济的现实可行性进行反思。我们常常批评政府的手太长会导致产能过剩,但实际上资本也有同样的问题。因此,对于创业投资的合理批评与反思,显然比一句宽容要重要的多。而对于这场大实验的参与者而言,既然在风口时享受过不虞之誉,当然跌落时也要面对求全之毁。(作者是财经评论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