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南海、台海是否会再起烽烟——环球时报年会第三议题嘉宾讨论精彩内容摘编

2018-12-14 00:50 环球时报

  王洪光: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中将

  黄仁伟: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黄   靖:北京语言大学学院教授暨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吴心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

  朱新民:台湾政治大学教授

  罗   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朱   锋:南京大学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周志怀: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

  戴    旭: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

  南海、台海哪个局势更紧迫

  王洪光:我们国家有六个战略方向,其中东部三个,东北亚因朝核问题缓和而趋稳,剩下的台海、南海,南海暗流涌动,台海则是火山即将爆发。蔡英文当局完全配合美国,现在是台海的动乱年,从主客观形势看都应是关注重点。

  而在南海,当下我们没必要把南海风云主动搞大。其一,周边国家对南海岛礁有诉求,军事上亚博娱乐平台行动容易引起它们疑虑。现在南海需要平静,为南海行为规则等协议磋商创造条件。其二,菲、越等国现在都相对安静,如果此时生事,我们就会与美军直接对峙,甚至可能因一线的冲突导致战略对抗。在南海我们需要战略定力。只有当硬件足以保护我们的战略方向时,才能把战略守势变成攻势。

  朱锋:当前的南海局势依然复杂严峻。第一,虽然南海仲裁结果成了一张废纸,但东盟国家法律化的操作与推动并未根本改变。

  第二,南海军事化问题。美国指责中国对南海军事化,但实际上它做得才更厉害。奥巴马两届任期在南海“自由航行”只有4次,特朗普上台不到两年已有9次。

  第三,声索国行动实体化,虽然表面上不怎么吵闹了,但私底下该干吗干吗,包括不断扩建非法占据的岛礁。

  因此,南海问题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海面下仍然暗流涌动。就战略迫切性而言,台海问题不如南海。美国人很清楚,在台湾问题上做过了会激怒中国。

  黄仁伟:首先,2018年中美关系以经济博弈为主,如果90天谈判顺利,经济层面2019年不会像2018年那么紧张,但“印太战略”等地缘政治问题可能更加突出。

  其次,台湾岛内发生地方政治变迁,由绿变蓝。民进党是简单度过任期余下两年,还是会更激烈地搞“台独”?它要抓紧一切机会把“台独”往前推。2020年下台前能做多少就尽量做,最后大选时来个“台独”公投绑大选,挑战大陆“底线”。

  其三,2019年,南海局势也会趋于严峻,美国在南海将抓紧做“小动作”。我们要做好在台海、南海两条战线“作战”的准备。

  罗援:我认为台湾问题是当务之急。2017年12月8日,中国驻美公使李克新在华盛顿表示:“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之时”。这反映了我们的立场和态度。实现中华民族完全统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在台湾“九合一”选举中国民党大胜,这是历史给予国民党的又一次机会,国民党必须要拼两岸关系,拼统一。若只拼经济,这是“小术”,拼统一才是“大道”,只“反独”而不“促统”,就会使台湾走向“和平分裂”。

  对于南海问题,社会上对军方有一些怨言,认为我们态度软弱,但大家可以看看南海的变化再下定论。现在,中国已在永暑礁、渚碧礁等岛礁上修建机场,部署防御性武器装备。11月30日南部战区发言人就美舰擅闯我西沙领海发表声明,南海问题由此前的国防部发声进入主管作战的战区发布声明,也就是说进入了备战状态。我方军舰、飞机已采取实际行动对入侵舰艇进行取证、警告和驱赶。

  因此,我们要有国防自信,要有战略定力,我们正在逐渐掌握战略主动权,正在积累“打则必胜”的把握度。美国不要太猖狂,正所谓“别看现在闹得欢,就怕以后拉清单”。

  黄靖:南海、台海都是中美博弈的焦点,但台海不是主要方向。现在台湾已是美国的负资产,在台海与中国对抗美国毫无胜算,毕竟台湾到大陆只有140公里。

  中美今后最重要的战略平衡焦点是南海。以南海为抓手制约中国,美国自认为占据有利条件:第一,领土争端牵涉多方,而且是中国一对多。第二,南海争议牵涉亚太唯一的国际组织东盟,东盟对中国的态度模糊而且复杂。第三,美在南海有泰国、菲律宾、新加坡等盟国或准盟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也倾向于美国,可以最大限度发挥战略优势。

  放在中美关系大格局中思考

  戴旭:我们思考问题,要放在中美关系大格局下。美国已经成立印太战区,我们要与美国思维同步,不能把视野放小了。南海、台海局势不容乐观,但我认为我们应把握主动权,主动引导态势。美国到中国周边点火,我们怎么不能去美国西海岸、怎么不能去夏威夷呢?为什么把战场放在南海、台湾呢?

  如果台海局势紧张,反而会加速我们的统一,只不过是新解放战争的开头而已。现在把内部问题延伸为外交问题,原因是一些人在思维上放弃了战略主动意识。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只要战略机遇出现,就要主动拿下。

  南海问题也是这样。美国常说“航行自由”,我们从没影响它在国际水域的自由,但在我们领海就不行。我方军舰去拦截,很多人还害怕,我不知道害怕什么。

  朱锋:美国人对中国人在变脸,所以南海、台海问题必须放在中美关系发生战略性变化的背景下思考。什么可能成为中美关系最具颠覆性的节点?我觉得是9月30日美国军舰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我方军舰拦截。我们当然要坚定告诫美国人,但如果中美在南海真的擦枪走火,发生直接军事冲突,那么中美关系走向新冷战就挡都挡不住了。

  到底怎么处理这类问题,还是要回到中美关系的战略走向上来。过去我们常说经济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现在则是军事成了中美关系压舱石,如果发生冲突,双方关系滑坡就挡不住了。

  黄靖:美国力量进入南海牵扯到两个层面的博弈:第一,中美博弈,关系到两国在亚太的战略平衡以及谁在南海以至西太有主导权的问题。第二,中国与声索国间的博弈,涉及领土、主权与民族认同。中美层面,美强中弱;而中国相对其他声索国有绝对优势。两个层面的力量对比失衡,是南海局势难以掌控的根本原因。

  从这几年情况看,形势朝着对中国有利的方向发展。原因是美国把两个层面博弈混到一起和中国角力,而中国是把两个层面分开,跟美国保持战略平衡,维持和平稳定;和声索国解决领土争端,谋求共同发展。

  中国的南海政策可以归结为三点:一是在“九段线”问题上保持战略模糊,战略模糊是大国外交的优势;二是多边合作谋求发展、管控危机;三是双边谈判解决问题。这样的“双轨制”是成功的,中国在南海已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

  吴心伯:美国正在南海上对中国施行成本叠加战略,就是加大中国在相关岛礁上进行军事部署的成本,迫使中国停下来甚至往回退。为此,美国打出包括舆论战、军事战和外交战在内的组合拳,想把中国压制住。我现在担心的是,美国在加大海空行动时,中国会加大拦截力度,那就很有可能使危机在双方敌对性气氛当中升级,导致更大的死结。

  台湾问题情况类似。特朗普政府内部几个重要人物坚决支持台湾,尽管民进党在地方选举中受挫,美国仍支持蔡英文,因为蔡英文反对跟大陆妥协。美国内部的考虑是只要蔡英文不公开宣布“台湾独立”,其他事情都可以做。因此我担心美国接下来可能会做中美建交以来从没做过的事,那样双方就会发生严重摩擦。

  武统台湾还是静待其变

  黄靖:要把两个问题的逻辑关系理顺,南海牵涉国际战略均衡问题。台海问题虽然实质也是中美力量消长的产物,但随着台湾对美国战略价值下降,成为负资产,美国越来越难以主导台海局势。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不断挑衅的目的,就是最大限度榨取台湾在中美博弈中的战略价值。

  但中国的发展态势是难以阻断的,所以解决台湾问题,时间在中国这边。打永远是一个选项,但要看代价多大,包括国际代价、硬实力代价、软实力代价等。围绕台海的博弈是中美战略平衡的表现,随着中美战略转化,台湾问题自然会得到解决,以最小代价获取最大利益才是更好的选择。

  王洪光:我不同意时间在我们这边的说法。现在在岛内讲“台独”已不是政治不正确。我们这边的时间实际就是21世纪20年代,再往后可能台湾人就真把自己视为“独立”的台湾人,本着“爱国主义精神”跟大陆拼到底了。我们现在有政治能力、外交能力、军事能力、经济能力,正是各方面资源充沛的时候,为什么这时候不主动出击,还要等着做应激式反应呢?

  如果那样,美国还会制造很多麻烦。以我们的力量,完全可以遏制“台独”、实现统一。

  朱新民:如果蔡英文明年在两岸关系上仍不妥协,台海局势会面临比较严峻的挑战。但我认为大陆在应对时至少会理清三条线:一是坚持改革开放,逐步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发展战略。二是处理好中美关系纷争,避免全面破裂;第三才是台海问题。基于这样的考量,我认为大陆需要也应该会保持战略定力和耐力,不轻易掉入台海陷阱。

  周志怀:用战争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很简单,用和平方式解决问题才是对中华民族智慧的考验。况且,和平统一是我们的基本国策,今后相当长时间都不可能改变。我们《反分裂国家法》第八条中明确规定:“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就此而言,我觉得不到最后关键时刻,武力不是首选。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