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胜利:“美国例外论”凸显霸权任性

2018-12-11 00:22 环球时报 凌胜利

  近日,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在里根国防论坛上表示,“(微软)会为美军提供最好的技术,我们创造的所有技术。”事实上,美国的高科技企业与美国军方进行合作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不过美国一方面鼓励甚至是硬性要求美国企业与美国军方进行合作,另一方面却对其他国家与本国军方或政府有业务往来的企业进行“区别对待”甚至是“粗鲁对待”,将“美国例外论”延伸到商业领域,对于宣称要追求“公平贸易”的美国政府而言,显然有点“自欺欺人”和“强词夺理”。

  美国历来自诩为“上帝选民”,“美国例外论”对美国的影响可谓根深蒂固,这也使得美国几乎无时无刻不显示其优越性和独特性。在美国强大实力的支撑下,“美国例外论”似乎有了不言自明的“正确性”,也使得美国在很多问题上自我中心意识极为强烈,对其他国家的相似甚至相同做法采取区别对待的原则,“有罪推定”的逻辑更是比比皆是。

  比如在军力使用问题上,美国攻打其他国家只需要找个借口就行,根本不把《联合国宪章》放在眼里,伊拉克战争便是典型案例;在海洋航行自由方面,美国没有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却要求其他国家遵约;在国际规则方面,美国政府以“美国优先”为由不断地“退群毁约”,却把其他国家推动国际制度改革视为修正主义行为。凡此种种,都显示了受“美国例外论”影响,美国在国际社会不断推行“双重标准”,甚至借助美国的次级制裁等手段。

  如今,美国更是将“美国例外论”在商业领域演绎得淋漓尽致。有报道显示,美国政府近年来不断要求美国企业特别是高科技企业与美国军方、情报机构加强合作。美国国防部目前已经和亚马逊、微软、Google、IBM、甲骨文等知名美国IT公司开展合作。

  美国国防部的交易记录显示,亚马逊在2013年获得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一笔6亿美元大单,在这次交易中亚马逊击败了IBM。此前,IBM一直是美国政府和军方的长期合作伙伴。获得国防部的订单并不容易,美国的企业有时不得不做出“牺牲”来换取数亿或数十亿美元的大单。例如IBM在引入联想投资后,就因其涉及中资而被踢出国防部供应商的大门。为了获得中情局的订单,亚马逊内部做出了一些“阉割”。亚马逊一直宣称共享的价值,但不能回避的事实是,中央情报局要求在自家的领地搭建数据中心,绝不可能与外界共享服务器。这恰恰与亚马逊长期追求的价值背道而驰。毫无疑问的是美国军方或情报机构在与这些高科技企业进行合作时都要求这些企业为他们“量身定做”。

  随着美国政府对网络安全的日益重视,美国政府与微软这些高科技企业的合作会更加密切。与此同时,美国对其他国家的高科技企业却经常以“国家安全”审查为由,将其他国家与其本国政府有业务往来的企业拒之门外,有时甚至是通过美国的次级制裁等方式进行打压,这显然有违“公平贸易”原则。与此同时,如果中国因为同样的理由拒绝一家美国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美国就会给中国扣上“违背市场经济原则”“人为设置门槛”等帽子。

  目前看来,美国政府已经将“美国例外论”视为其道德优越感和行动合法性,很少有换位思考。但是,“美国例外论”显然不能成为美国在商业领域采取“双重标准”的理由,也不能成为美国企业的“保护伞”,这么做不仅会影响美国这些企业在国际上的发展,也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声誉。总之,基于美国的强大实力来推行“美国例外论”并没有道德优越性,更没有国际合法性,只不过凸显了美国的“霸权任性”和“强权即公理”的霸道逻辑。(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秘书长)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