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戈:中国经济有足够韧性与耐性

2018-12-10 00:20 环球时报 刘戈

  最新公布的全国11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比去年同期上升2.7%,升幅较10月低0.6个百分点;而反映通胀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亦较预期低,按年上升2.2%,比10月低0.3个百分点。

  各专业研究机构普遍预测今后一段时间PPI和CPI的增幅会继续降低。从居民生活成本角度看,CPI的平稳对于百姓生活安排有好处。但生产者和消费者价格若长期过于平稳也会成为经济增长乏力的指标,引起人们对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担忧。

  目前,一些中小企业经营出现了困难。经济转型市场出清的体量和影响面在经济运行的惯性拉动下超出一些人的预期,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担忧情绪在一定范围内有所上升。这种担心和我们对于中国经济转型艰巨性、复杂性和长期性思想准备不足直接相关。从美国的经验看。自南北战争结束到19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美国完成工业化中期进程用了60多年时间。在此之后,美国用了长达近十年的时间转型才真正进入工业化后期——以消费为经济发展特征的时代。经过近30年的高速发展之后,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又陷入“滞涨”中,所谓“滞涨”本质上是美国经济从工业化后期向后工业化和信息化转型的过程,这个过程又是近十年的时间。

  中国经济现在进行的转型是工业化中期向工业化后期、工业化后期向后工业化及信息化两轮转型同时发生。作为工业化的“后来者”,中国的经济体制以及后发国家必然更加丰富的调控手段实际上已经大大缓解了这种转型所要面对的艰难局面。但通过市场经济进行工业化进程中转型的普遍规律依然存在。

  因此,目前处在转型中的中国经济数据,在看似稳定甚至趋缓的状态下面,是新旧动能的急剧转换。在这个转化过程中,在某些时段旧动能的出清速度快于新动能成长速度的状况也可能出现。因此不能把对经济“新常态”的判断,确定在某一个狭窄的区间之内。一旦出现超出预期的波幅就担忧过度。

  在整个转型期内,中国经济增长的韧性和耐力将体现在整体风险可控和就业平稳。在某些时期超出预期的上下波动,恰好是这种韧性和耐力的体现。(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