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克利福德•克雷柯夫:美国应转向建设性的国际主义

  经济摩擦搅起中美关系的风暴,美方严苛的关税措施脱胎于有严重缺陷的国家安全战略。特朗普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华盛顿视中国为 “竞争对手”,认为中国企图动摇二战后的“自由主义”国际体系。

  金融和贸易是任何国际体系以及传统国家关系的基础内容。在正常情况下,应在互利的基础上借助坦诚的外交手段解决分歧和摩擦。

  华盛顿修改了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国家战略,使其在全球范围内更加激进。强硬派的核心担忧是中国、印度的崛起以及俄罗斯的重新崛起,加之“金砖国家”、上海合作组织和欧亚两块大陆的合作进程,这些均被认为是对华盛顿主导的世界分级秩序发起的挑战。实际上,美国必须适应新兴的多中心化和多元化国际体系,但华盛顿一直抵制这一历史趋势,并固守在一战中诞生的过时地缘政治概念。这些旧概念的本质是实现英美牢牢掌控全球化世界的愿景。从美国总统伍德罗·罗威尔逊执政到现在,这一愿景都被称作“自由国际主义”,该短语借鉴自英国19世纪的“自由帝国主义”政策。

  二战后,这一愿景又纳入了西欧,形成了跨大西洋集团,以金融资本主义为基础的“西方”体系逐渐壮大。该愿景包含一个“中心—边陲”模型。 “中心”是由北约支持的大西洋国家,日本也是其中一部分。 而“边陲”是在当地精英的斡旋下融入西方体系的世界其他地区。 “三边”目标则是美国为首的西方核心加上日本,通过金融资本主义机制主宰全球。这种全球化和自由国际体系的零和模式仍然是美国地缘政治思想和国家战略的核心。

  华盛顿通过将美联储转变为全球性而非国家性的中央银行来操纵全球金融市场,这是扭曲和不可持续的做法。它有利于象征金融资本主义的“华尔街”,而不利于代表人民利益的“大街”。 “自由国际主义”将政治和经济目标联系在一起,其目的是使各国屈服于资本主义和西式民主,并将其纳入各国经济和政治模式。

  白宫2017年国家战略报告指出,华盛顿过去的战略未能将中国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转变为基于金融资本主义的西方模式。报告的结论是,美国需要采取更具侵略性的应对措施,其中经济政策将发挥更强的制约作用,这也是当前贸易争端的背景。贸易关系必须公平,贸易应该实现最大程度的互利和平衡,因而必须通过建设性外交来达成这一目标。美国政策的政治因素催生强制性外交策略和不切实际的要求。而且美国一些人将转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作为目标的做法注定会失败。中国不仅是一个主权大国,而且是一个文明古国。

  关税问题偏离美国的主要策略,即包括银行和保险在内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渗透。该策略认为,随着对西方金融资本主义长期浸淫,中国的经济和政治模式将产生重大变革。美国和其他经合组织国家的金融资本是改变中国体制的杠杆。作为一项利用金融手段的政治战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可能会试图分裂中国商界,并拉拢友好派加入西方反华阵营。然而,从建设性的国际主义角度思考问题,只有放弃单边的零和思维才能避免对抗。

  建设性的国际主义将帮助每个主权国家最大程度地实现人民繁荣与发展。在尊重多样性和多元化的氛围中,不同的发展模式将得到支持。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发展模式可以伪装在“全球化”的外衣下强制推行。建设性的国际主义将有助于各国保护人民免受有害的跨境资本流动以及不可持续债务结构的影响,它也将鼓励发展强大的国家资本市场,并鼓励生活工资和谨慎储蓄。这种建设性国际主义精神在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中得到体现,且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需要恰当地对其更新。

  中国由出口带动增长转向促进国内消费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建设性国际主义精神将鼓励这一政策,并使中国进一步加强和发展国家资本市场。华盛顿必须接受现实,而不是尝试改变中国的发展模式。国际体系正在演变,美国应做调整。华盛顿激进地利用针对中国、俄罗斯和欧洲的经济战工具将适得其反,并破坏全球经济的稳定性。虽然特朗普总统是一个务实的商人,但他目前的顾问是意识形态的“鹰派”。

  华盛顿的鲁莽国家战略会改变吗?

  华盛顿应开始以非零和方式思考国际金融、贸易和外交。华盛顿必须拒绝自食苦果的经济战和其他强制性外交工具,并在多极、多中心和多元化的世界中坚定地提倡建设性的国际主义。(作者是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前高级职员,本文由冯国川翻译)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