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占便宜与资本主义精神

2018-12-07 01:02 环球时报 刘仰

  日前,华人旅客在国际航班上的一个做法引起了争议。国际航班飞行时间较长,三名华人乘客中的一人买了商务舱座位,然后他们轮流到商务舱休息。这种做法被很多人讥为“中国人爱占小便宜”。看到这种针对中国人笼而统之的负面结论,我总是要为中国人辩一辩。

  如果航空公司没有规定,这么做其实未尝不可。如果航空公司有规定不允许,那么这种做法属于使用场合不当,但并不意味该做法本身有什么不对。近年来,航空公司有一个倾向,乘客选座位时,普通舱也可以加价选好的座位。虽然此做法未能普及,但说明航空公司不接受乘客随便换座位。因此,同伴轮流在商务舱休息如果有何不妥,主要是因为与航空公司的规定不符,而非行为本身。就好比在火车或汽车上,当同行的二三人只有一个座位时,另外两人都要站立,轮换坐一下,其实没有任何不妥。

  “爱占小便宜”是贴在中国人身上的一个负面标签,这种负面评价在我看来没有道理。“爱占小便宜”换个说法也可以叫斤斤计较、精打细算、注重节约等。在某些场合,这种心态和行为是非常必要的,例如商业和企业。如果没有锱铢必较的做法,商业和企业很难运行和赚钱。有多少商贩、企业都是几分几厘地算账、细抠,才能维持和发展。近年来,西方世界已经不断意识到中国商业、企业的压力,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人在成本上精打细算,乃至于“薄利多销”已成为中国商业的法宝之一。

  本文标题借鉴了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的一个书名《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在这本书中,韦伯强调了资本主义精神的诸多特征,其中之一就是精打细算,注重节约和省钱。同样一个特征,面对西方人,换成高大上的说法,就成为资本主义精神的标志,面对中国人,就换成带有贬义的说法,似乎成为中国人的“劣根性”。这是立场问题,而非斤斤计较本身。犹太人在西方社会一贯以抠门、计较、自私而著称,但现在,他们很多都成为商业的成功典范。我们又何必对自己同胞注重节约的习性下狠手痛斥呢?

  事实上,反对“占小便宜”来源之一是贵族心态的延续。贵族因为有世袭财产,当然看不惯小市民为蝇头小利的斤斤计较。但资本主义正是在小市民的计较中发展起来的,而不是在贵族的傲慢中产生的。反对“占小便宜”的另一个源头是中国人的“义利之辨”,即“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仿佛君子不会追逐“利”。但是,“义”是指众人的利,集体的利。“义利之辨”无非是说整体之利与个人之利的差别。虽然我们认定整体之利高于个人之利,但不能否定个人追逐私利的必然存在。

  再换一个角度,法治社会需要完善的法律,而正是因为“爱占小便宜”的存在,才使得法律漏洞能够被迅速发现和弥补。从这个角度说,“爱占小便宜”其实是一种聪明和智慧,可以称之为小聪明、小智慧,但若没有他们的存在,又何来大聪明、大智慧呢?(作者是北京文化学者)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