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国际:中美关系还像40年前一样重要

  1月1日,中美建交40周年。40年前,中美建交是改变全球地缘战略格局的历史性事件。今天,中美关系站在新的时代节点上。最大的变化之一是:中美实力差距比1979年时大为缩小,中美对此则有着不同的心态。那么,中美关系还像40年前那么重要吗?

  是的。中美关系依然至关重要,且变得更为复杂。它不仅对当今国际体系的面貌产生着深远影响,更对中美两国从外交到内政具有全局性意义。相对来说,对中国的影响可能更明显一些。中国人对此有深刻的认识。

  中美当下面临很多摩擦和冲突,其实摩擦这40年中从没间断过。周期性的波动一直是中美关系的常态,但中美关系的发展趋势至今未被摩擦和冲突逆转。过去40年美国对中国改革开放取得成功总体上扮演了积极角色,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最重要的外部动力之一。

  至于为什么说中美关系的状态会影响中国内政?举个例子,中美关系好,中国社会内部就容易宽松。如果中美敌对,中国社会内部治理更容易趋紧。

  当然,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被华盛顿定义为其头号战略竞争对手之后,如何保持良好的中美关系,甚至良好的中美关系是什么内涵,都会发生变化。比如改革开放初期中美是共同对付苏联霸权主义的“准盟友”,冷战结束后,美国总体上也将中国作为重要经济合作伙伴,对华采取全面接触政策。

  而现在,美方对华的战略认知正在发生急剧转变,中美关系已不可能恢复到过去。中国发展到世界老二的位置,就要既来之则安之,不能患得患失。要在新的全球力量格局中把握好中美关系,实现两国关系新的建设性。

  我们要清楚,中美摩擦肯定会越来越多,关键是中国要坚定致力于与美方共同管控好双方的各种摩擦,避免它们的失控。

  客观认识中美摩擦的性质至关重要。美国确有一些“坏人”,他们“亡我之心不死”。但他们的这份贼心,在利益至上的美国并不总能充分施展,做不到成为美对华政策压倒一切的目标。美国实际对华关系的面貌要复杂得多。

  美国对华挑衅既可能战略上“来者不善”,也有可能是就事论事的利益之争,还可能一开始是模糊的,但逐渐就变了。比如美国对华贸易战和技术封锁,它们的性质需要由未来的中美关系来确定。美国确实有一些精英将贸易战当成遏制中国的必要组成部分,但他们给出的只是其中的一个路标,我们必须看到,历史有着多种可能性。

  中国要运用好与美合作与斗争的两手,不能怕斗争,更不能把斗争当成目的,用斗争促合作,应是中国坚定的对美关系哲学之一。我们的终极目标是与美共赢,而什么意味着双赢、共赢,这需要中美不断通过战略沟通塑造共识。

  中国已经积累了巨大实力,它们可以支持中国与美斗争,也可用来巩固合作的选项。我们要有信心,新冷战不是美方一些人想搞就能搞起来的,中国有瓦解美对华新冷战冲动的足够能力。只要我们坚决对新冷战说NO,新冷战就打不起来。在美方一些人妄谈新冷战的时候,我们绝不能跟着冲动,帮助、配合那些美国激进势力将新冷战坐实。

  在新的形势下,光重视中美关系是不够的,一味软弱让步更不是办法。维系中美建设性关系既需要决心也需要智慧,这两点中国都不缺。

责编:魏少璞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博聚网